•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梦之城国际娱乐app

Emoji大电影口碑扑街 表情包生意没有看起来那么好做

时间:2018-04-21 11:49:20  作者:admin  来源:梦之城国际娱乐app  浏览:140  评论:0
内容摘要:  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了对《TheEmojiMovie》的宣传工作,甚至在上映的前一天中午前关了所有网站的评论,票房表现仍不如预期。  上映近半个月的时间,《TheEmojiMovie》烂番茄新鲜度只有6%。虽然票房已经超过6000万美元,超过了各网站预估的5000万美元制作成本,...

  早在一年前就开始了对《The Emoji Movie》的宣传工作,甚至在上映的前一天中午前关了所有网站的评论,票房表现仍不如预期。

  上映近半个月的时间,《The Emoji Movie》烂番茄新鲜度只有6%。虽然票房已经超过6000万美元,超过了各网站预估的5000万美元制作成本,以目前每天3万美元的票房增速,上映一个月后票房有可能接近或超过1亿美元,但电影行业向来有一个默认的计算法则,由于电影院、投资方、发行方都要从票房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分成,票房至少要超过制作成本的三倍,这部电影才是盈利的。

  Emoji每天有着超过60亿的使用量,应该再没有一个表情包有着这么大的用户量了,索尼决定用它来做电影生意,野心不小,却也被评价为“好莱坞为了赚快钱的自甘堕落”。

  反观国内,QQ、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与消费升级也给表情包创作者们提供了更多的变现机会,但同样,这也不是一门容易的生意。

  阿狸是国内最早一批通过表情包被大众所熟知的漫画形象之一,预计今年上映的大电影也推迟到了明年,CEO于仁国告诉界面创业记者,电影的开发难度比预期要高。

  其所属公司梦之城除阿狸外,现旗下还有罗小黑、皮揣子、象扑君等漫画形象。罗小黑目前也在做电影方面的筹备。

  梦之城的主营业务是动漫形象运营、衍生产品的开发和形象授权,他们擅长判断一个形象适合做什么产品,而电影的产业链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复杂。

  “电影对我们来说就像个陌生人一样。”从剧本的准备、剧情的设定到分镜头脚本,每一个环节都是于仁国和他的团队现在要学习的“新东西”,期间还会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

  以蘑菇头表情包出名的蚊子动漫也在早期创业时做过电影的尝试,尝试了两三个月后,由于成本无法承受,不得不止步于预告片。

  表情包并不是新兴的行业,形象多来源于漫画作者。回看阿狸的成长历程会发现,从漫画到授权,他们总在寻找比漫画出版更广的表现形式和盈利模式。然而,每一次产品或授权的延伸,都意味着创作者需要步入一个新的行业。

  阿狸由徐翰(Hans)创作于2006年,2007年就已经在QQ、校内网(原人人网)等平台上上线了第一批表情包,由于当时还是静态的图片,并没有很好的传播效果。

  沉寂了两年,2009年绘本《阿狸·梦之城堡》出版,形象更丰富后,2009年8月又陆续发布了QQ动态表情和输入法皮肤,此后关注度一路攀升,2010年阿狸还与《QQ炫舞》进行了合作,阿狸星座馆和桌面壁纸也随之上线月,第一款爬爬狸公仔开售。

  于仁国早在2009年底就在一篇名为《阿狸公仔的梦》的博客中发布了爬爬狸的样品,距离发售时间早了一年多,显然,毛绒玩具做起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十二栋文化也是近两年来典型的表情包创业公司,旗下有长草颜团子、制冷少女、符录僵尸等漫画形象,他们在尝试做毛绒玩具时也被厂家坑过。

  “扬州有一栋专门生产毛绒玩具的大楼,有十几层,每一层都有很多厂家,因为不知道谁做出来的好,就一家一家去打样,实际上,付了钱后,并没有收到样品,后来也有订了货不发货的情况。”十二栋创始人王彪说,“那时几万几万地扔了很多钱。”

  今年7月初,制冷少女与“拉夏贝尔”合作的500家线下店开始分批上线。在最开始的授权合作中,十二栋用的是比较传统的授权方式,直接将属于制冷少女IP池中的形象打包给对方,让厂商去生产。

  在打样出来后才发现,形象与衣服并没有贴合得那么好,双方都不满意,才开始调整合作方案,让双方的设计师沟通修正细节,按照“件件有故事、款款有来历”的方式进行合作设计,这种合作方式也可以让他们得到更好的分成。

  对于动漫形象来说,不断有新的交付产品,承载新的故事,除了是变现途径,也是维系粉丝情感的一种方式。

  阿狸的形象和内容定位是12岁以上的群体,温暖的色彩配上有关成长的故事,让受众产生治愈感。

  “织围脖的小萌狸”两年前开始从微信表情中喜欢阿狸,看了绘本后,这个形象在她心里扎了更深的根。“看了阿狸跟妈妈的故事,还有尾巴的故事都会流泪。”相比较她追星混的“明星圈友”,狸友让她觉得更温暖善良。

  她几乎买了生活中可以用到的所有阿狸周边产品,包、行李箱、T恤、毛绒玩具、抱枕、迷你狸,据她介绍,现在买的量还不足以在狸粉群里名列前茅,老狸友有买几百只的。她期待阿狸有天可以建一个自己的主题公园。

  今年5月,阿狸咖啡馆在中关村食宝街开业,虽然从选址到装修布置,再到咖啡和食品供应链,总共用了8个月左右的时间来打磨。目前,这家店大众点评四星半,客流量每月都有提升,但离于仁国的设想还差得很远。阿狸元素的展现、店内互动的方式、场馆的大小都还没有达到预期。

  于仁国每周都会到咖啡馆两三次,参与粉丝互动活动的同时,看看店里的运营状况。各地的微博粉丝经常问什么时候会在自己的城市开店,于仁国也有一些意向中的城市,还是准备再打磨一段时间再做规划。

  动漫是个历久弥新的行业,阿狸用保持精美和暖心的方式成长为粉丝心中的经典形象,同时,也被后来者十二栋文化看作与现下的互联网文化氛围“水土不服”。

  “国内的阿狸、叨叨狗、炮炮兵等跟国外的史努比那一代形象一样,比较正统,现在的形象更简单,设计更扁平化,用色更大胆,更能表现年轻人的心理或情感(自黑、自嘲、直白)。”王彪对界面创业记者说。

  创办十二栋文化之前,王彪主要带领团队做新媒体业务,对他来说,抓住粉丝的关键是让漫画形象时刻保持网感,诀窍是“抓规律和找感觉”。团队一线的运营人员每天泡在网络上的时间达12小时以上,有新的梗或热点出现,就会马上讨论要不要跟进。

  蚊子动漫基本是同样的操作方式,甚至更简单粗暴,年初一组吹刘海的表情火了后,他们立刻做了19个同主题表情进行传播。

  对于这些后来者,他们之间没有交流,对于阿狸被归类为“传统”形象,于仁国的心态比较坦然,“每两三年都会有新的东西出现,米老鼠90多年了,依然是这个行业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山,重要的是怎么能保证几十年过去后你依然还在。”

  据《2017年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互联网+文化娱乐”的业态正在深度融合,以IP为核心形式不局限于一个故事、一个角色或其他任何大量用户喜爱的事物,随着90后和00后消费能力的提升,IP和二次元文化正在逐步主流化,同时向游戏、文学、影视等大众化消费市场进行发展。

  报告显示,2016年泛娱乐产业总产值约为4155亿元,2017年预计将达到4800亿元以上,周边衍生产品、主题乐园有着较大的增长空间。

  国际授权业协会发布的《2016全球授权业调查报告》也显示,2015年全球授权产品零售额达2500亿元,中国仅占3%,人均授权产品消费额仅为5.43美元,仅为日本的5.8%,但增速很快,2015年增长达24%。

  梦之城于去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据去年第四季度发布的财报,产品销售和产品授权分别占主营业收入比例的54.51%和44.52%,营业收入的增长也主要来自产品销售和产品授权收入增加。

  微信开发表情平台头部作者慕容嗷嗷,也在授权厂商增多的情况下在今年5月份注册了公司,计划下半年开始更专业化的运作。蚊子动漫创始人吴武泽对界面创业记者说,今年几乎每天都会有商家跟他们谈授权合作。

  2016年7月,主打付费表情贴图的日本社交软件Line在纽约和东京上市,成该年最大科技IPO。其通讯业务收入主要来自表情贴图销售,2015年,全年表情贴图付费收入2.68亿美元。

  腾讯发布的《2016年QQ年度表情大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8.77亿QQ用户聊天表情发送量近3187亿次。另据微信表情开放平台官方数据,用户自定义表情和微信表情商店中的表情使用比例占30%,平均每天有40套表情包在微信表情商城上线。

  以上数据,一方面证明了表情包经济正在给动漫产业加分,市场前景广阔,另一方面则说明更新迭代迅速。

  不论是梦之城、十二栋文化还是蚊子动漫,从源头形象、产品设计、运营再到变现都有了自己的产业链或方法论,在未来不断出现的新文化和表现形式中,他们则需要不断调整适应才不至于掉队。

  短视频风口的当下,慕容嗷嗷、蚊子动漫和十二栋文化都在计划把内容进行短视频形式的升级,他们都在社交平台上,用自己的漫画形象推出了一些短视频作品,虽然还没出现爆款,但都表示,今年下半年会继续尝试。

  为了从源头获取可塑造的内容和形象,梦之城上线了漫漫App,不断寻找团队契合又容易产化的签约对象,从去年底财报来看,由于漫漫App需要为作者支付大量版权费用,营业成本较去年同期增加1052.24万元,增幅达80.2%。十二栋文化也有着同类型的漫画App,开发成本同样占有比较大的比重。

  蚊子动漫也开发了自己的App,主要以快速制作一款自己喜欢的蘑菇头表情包为主。吴武泽介绍说,蘑菇头表情包的传播和更新主要是粉丝群体为主,他们运营着上万人的粉丝QQ群,蘑菇头表情包60%以上的创作也都是由粉丝来完成的。

  几乎所有IP的参与者都怀着同一个目标,要做成下一个迪士尼,或者至少能够参考迪士尼的发展与变现模式。

  1923年创办的迪士尼,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经历了无数次的变革与动荡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和粉丝。每年有超过1亿人次前往迪士尼乐园游览,但迪士尼乐园却不是一个靠卖门票赚钱的地方。仅仅在洛杉矶迪士尼乐园,每年被吃掉的汉堡就超过400万份,另外还有160万份热狗、320万份冰淇淋以及160万份爆米花。

  迪士尼的魔法不是一天炼成的。形势大好的表情包经济,让国内动漫行业的创业者摆脱了传统职业专业化、精细化的发展方式,有了更广的空间。然而对他们来说,一切也只是刚刚开始。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或许谁都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景象,不久的将来搭载Helio X30的某某...[详细]

  腾讯在资本市场受此影响依然很是明显,7月4日,腾讯控股跌幅达4....[详细]

  近日一款名为“全能车”软件受到人们关注,只要缴纳一份押金,便...[详细]


相关评论